news center

战败国日本:情绪的国度

战败国日本:情绪的国度

作者:弘圉麸  时间:2017-12-05 16:25:29  人气:

  当地时间201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70周年纪念日,日本政府在日本东京武道馆举行“全国战殁者追悼仪式”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天皇夫妇出席仪式 本文图片 CFP 图 1 当地时间2015年8月18日,日本静冈县御殿场市,日本自卫队举行年度实弹演习 CFP 图   “战败国日本”系列试图从战后心理和认知角度出发,展现日本社会对本国的身份、中日关系、西方国家的多元理解   美国的战略   美国人看好中国经济的潜力,普遍认为“经济大国”日本的时代早已过时了2013年美国进行的舆论调查的结果表示:美国在亚洲地区最重要的伙伴,认为是中国的受访者占39%,是日本的受访者才35%   有趣的是,选择中国的受访者当中,80%的人以经济贸易关系为由,以政治关系为由的仅11%可是选择日本的受访者当中48%的人以政治关系为由,而39%的人才举经济贸易关系为理由(数字来源依据日本外务省网站)   讽刺的是二战之后,日本就拥有起码的自卫武装,很多日本人认为经济建设才是核心任务可美国的舆论调查似乎表示日本在政治、安全保障方面才能当美国的“大老婆”,而在经济方面的“小三化”倾向已经很明显   当然即使日本人愿意调整自己的角色,美国人好像也不是无条件地支持日本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曾说过“侵略”这个概念没有学术性定义,参拜过靖国神社,表示过不继承(承认日本在二战中犯下的罪行的)《河野谈话》、《村山谈话》的可能性安倍的基本立场是否定(以美国为核心的联军在二战后建立的)战后格局,总是试图修改(美国“强迫”给日本的)《日本国宪法》   安倍的这种态度自然让作为战胜国的美国感到不安,自然也有人怀疑安倍是不是过度保守的反动分子尤其是公民运动出身的奥巴马总统对安倍一直都保持若离若即、不冷不热的态度因为如此,安倍有时候也只能做个秀,向美国示好比如在奥巴马总统快要访日的2014年3月,他发表过不打算修改《河野谈话》的立场,就是一个例子   美国需要的盟友当然不是法西斯时代的“大日本帝国”,而是尊重战后格局、并跟美国共有“自由”、“民主”、“人权”理想的、跟美国并肩作战的“东亚英国”   日本的情绪   与此相比,日本社会的思潮中好像没那么多战略因素,情绪因素却多点   20世纪90年代之后,亚洲各国的经济繁荣促使形成公民社会,尤其是在因特网普及后,普通老百姓也有了一定程度上的话语权而且国际法界开始分离国家对国家的赔偿(reparation)和国家对个人的补偿(compensation),也就是说,即使自己的国家放弃了对加害国家要求赔偿的权利,个人仍有索赔权于是亚洲各国二战时期的受害者开始以个人的名义索赔,日本政府只能面对有关“从军慰安妇”制度、强制劳动等案件的索赔诉讼了自然,中国、韩国等国家也形成了声援受害者的舆论,开始声讨“不认账的加害国家”日本了不少日本人却认为这是无聊的旧话重提,甚至公开表示反感   美国人的态度反而看起来很“宽容”近四年的太平洋战争中,美国也付出了不少代价,牺牲了很多战士,但美国却很少拿历史来批评日本自然这20年日本舆论容易倾向于美国,其程度比冷战时代还要明显   安倍政权也许认为这种“嫌中”“亲美”也可以算是政治资源吧2012年重回首相宝座之后,他在经济、贸易方面推进TPP谈判,加强美日的经贸合作关系,对中国主持的AIIB却保持冷漠态度在政治、安全保障方面,安倍政权执意建设冲绳边野古的新美军基地,也要制定新安保法案,确立日美两国的集体安保体制这对《日本国宪法》实质上是无形的修改,因为日本一直以来认为《日本国宪法》不允许日本拥有集体防卫权而修改宪法就是安倍政权梦想的摆脱战后格局的重要一步   但日本民众的“亲美”“嫌中”毕竟不过是某种情绪,而不是经过战略思考的结论日本民众在大选上支持自民党不是因为安倍的政治、安全保障政策,而是其以“安倍经济”为口号的经济政策对大半数的日本人来说,自己的生活质量才重要安倍政权一直都能保持较高的支持率,也是因为这几年来股市呈示好景,经济成长的假象成功地蒙住了人们的眼睛但安倍政权开始讨论“新安保法案”之后,大部分的日本人开始翻脸了曾高达60%左右的支持率据今年7月各家媒体的调查都降低为39%(朝日新闻)、40.1%(时事通信社)、41%(NHK),而不支持率却上升至42%(朝日新闻)、39.5%(时事通信社)、43%(NHK)   这回安倍首相也被处于进退两难的窘境了推进新安保政策就会得罪日本民众,而放弃新安保政策就会得罪美国   公民的价值观   怕战争总比爱战争好但思维也需要超越自我的价值坐标轴只考虑自身利益的“和平主义”没有深度,作为反战武器也没有长久性这种厌战情绪很可能敌不过美国的战略只有坚定的价值坐标轴才能克服战略的狡猾和情绪的暧昧   安倍在8月14日发表的战后70周年“谈话”中作了两种秀给美国人看第一个秀是“反省历史”他应该知道再也不能表露自己的战前意识形态来惹怒美国第二个秀是“为和平做出贡献”他强调战后的日本作为“和平国家”做出了不少贡献,今后还按照新安保政策或“积极和平主义”负担更重要的角色,跟美国并肩作战   作为国家的主人,公民都要用自己的价值坐标轴来判断那是真反省还是假反省,“积极和平主义”是真和平还是假和平   别说今后的“积极和平主义”,原有的“和平主义”也该反思一下17世纪明军以朝鲜半岛为根据地,攻击清军,于是皇太极派军攻占朝鲜,并亲自兴师问罪,朝鲜国王仁祖被迫跪下谢罪,向其行君臣之礼允许别国在自己的国土上屯军作战,对作战对象国来说是明显的敌对行为20世纪60年代,美军从驻日基地出动,残忍地在越南人民的头上投下了凝固汽油弹和含有二恶英的橙剂幸好隔着日本和越南的不是小小的鸭绿江,而是太平洋但在当时的越南人民的眼里,日本真的无罪吗在历史的审判前,二战之后的日本真的算是和平国家吗   日本著名的政治思想家丸山真男曾经说过:有两种东西日本人不好接受,一个是马克思主义,另一个是基督教因为这两种思想都提供系统性的世界观,而系统性的世界观正是日本人最不拿手的想想日本的确没有哲学传统,也没有世界性宗教但若要真正总结过去的历史,日本人总有一天必须克服这样的“不拿手”   战后70周年本来应该是一个化解一切矛盾的好机会,但其前提是我们每一个日本人都必须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有系统性的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心中有了价值坐标轴,才能反思眼前的许多问题比如那些中国、韩国的受害者起诉日本,是“没完没了”“对日本的侮辱”还是他们的灵魂渴望尊严的呐喊“慰安妇”制度是普遍的不值一提的制度,还是男性对女性人权的严重侵犯日本的和平宪法真的过时了吗美国的战争真的有正义吗   最遗憾的是,目前的日本看来似乎仍没有对这些问题进行反思的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