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center

美政治“极化”加剧 年轻人患上“政治冷漠症”

美政治“极化”加剧 年轻人患上“政治冷漠症”

作者:哈漏  时间:2017-11-09 03:33:30  人气:

  美国2016年总统大选两党初选火药味日浓,希拉里·克林顿、杰布·布什等参选人都大力投入社交媒体宣传,目的是吸引年轻选民但吸引年轻人的选票并不容易,上届总统选举中18—24岁青年的投票率只有41.2%,而2014年底中期选举18—29岁青年的投票率只有21.3%“政治冷漠症”不仅拉低投票率,潜移默化中还影响了美国年轻一代的职业选择   平时讨论政治话题的情况越来越少   今年年初,来自纽约州的联邦众议员爱丽丝·斯泰法尼克第一天去国会报到便被拦在办公室外:警察完全没有把这个扎着马尾辫的年轻女性与国会议员联系起来本届美国国会众议员的平均年龄为57岁,参议员为61岁,斯泰法尼克去年11月成功竞选众议员时年仅30岁,刷新了美国国会最年轻议员的纪录   然而,像斯泰法尼克这种热衷政治的美国年轻人越来越少自2012年起,美利坚大学政治学教授詹妮弗·劳里斯和洛约拉·马利蒙特大学政治学者理查德·福克斯在一年的时间里,通过在线问卷对4000多名高中生和在校大学生进行了调查,并进行了150多个小时的采访对数据、案例整理分析后,劳里斯和福克斯将研究成果写成了《逃离政府办公室:为何政治让美国年轻人厌恶》一书,于今年5月出版他们发现,美国年轻人投身政治、参与政治的意愿不断降低被调查学生中仅有11%的学生在规划未来职业时将从政纳入考虑范围   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相比,美国社会谈论政治的气氛也在减淡青少年与家人在餐桌上就不同政治观点展开讨论、追踪时事新闻、和朋友讨论政治话题的情况已经显著减少新媒体时代,虽然青少年们有了即时、便利的技术手段了解时事,但他们更加关心当红流行歌手发表的新专辑,同龄人间谈论政治也被认为是“毁”气氛的事很多在高中、大学参与社团活动等培养“领导力”项目的学生往往瞄准升学、就业,与日后参与政治关联不大   美国教育学家贺拉斯·曼认为,美国教育的一个重要功能就是让学生“了解、参与美国民主,成为负责任的社会公民”但劳里斯发现,现在的年轻人即便不知道政府如何运转也可以上好大学   “僵局”“失灵”“政府关门”等成为年轻人形容政治的热门词汇   在美国开国者的理想中,“选贤任能”是政治设计的最大目标之一,先贤们期待政治领袖“最能认清国家的真正利益所在……最不可能为了暂时的局部利益而牺牲国家的整体长远利益”   现实却是,美国“选举民主”历史悠久、操作专业,多数政治人物投身政治,不由自主变身成为“选举机器”耶鲁大学资深政治学者戴维·梅休发现,政治人物信奉“理性选择”理论,比如,美国国会议员的一切行为都着眼于竞选连任,而罔顾其他   以此为出发点,选举中充斥政治捐款、竞选策略,甚至是丑闻政治理想、重大议题倒是靠边站了对2016年美国总统参选人,在华盛顿一个工会组织工作的丹尼尔对本报记者说,看这些候选人,除了搏眼球,就是铜臭味,看不到政治领袖的风范和魅力   “僵局”“失灵”“政府关门”是年轻人最先想到用来形容美国政治的词汇政客们的形象与青少年心中认同的领袖之间有明显差距:领袖应该具备合作精神,知道如何与他人相处,是解决问题的人在政治圈里,这些素质都是稀缺品,政客们并没有将精力用在解决实际问题上就像美国电视连续剧《纸牌屋》中所呈现的,“让我们做笔交易”甚至成为一些政治人物的口头禅   劳里斯说,青少年的厌恶感并非针对某项具体法案或政策,他们的厌恶感是针对以华盛顿为代表的美国政坛政客们需要认清的一点是,不负责任行为的影响会持续很久,并延伸到社会的方方面面   政治冷淡的重要原因是令人失望的现实   在大众的一般认知里,从政是精英与富豪的事,注定是少数人的游戏,但为何11%这个小数字会成为一个大问题福克斯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需要竞选上台的职位,不仅有总统、国会议员,还有市长、地方学校理事会这样的地方性官职,大大小小总数超过50万个美国政府系统在设计之初便希望青年一代能积极参与,需要一大批人心里为政治留个位置   对目前政治人物的分析可以看出,无论是如希拉里·克林顿这样的政坛老手,还是斯泰法尼克这样的国会新人,他们多从青少年时代便萌发了从政的念头而如今愿意考虑参选的未来一代比例如此之低,不能不说是美国民主当前面临的一大挑战,也是容易被投票率掩盖的问题   弗吉尼亚州阿灵顿高中英语教师劳拉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老师会鼓励学生参加包括政治活动在内的各种公共活动,这是学生成长和培养负责任公民的一部分,但是效果如何就很难讲了据她了解,很多老师本身对政治活动就缺乏兴趣,在这种情况下,鼓励学生参与可能就显得滑稽了   谈到政治参与意愿降低的原因,劳拉介绍说,政治冷淡的重要原因是令人失望的现实政治是由一个圈子的人控制的,很多人觉得自己的声音微弱,没有作用,所以逃避但各位老师在选举校董会等学校事务上还是比较积极的,所以不是人们缺少政治意愿,是政治令人失望   许多美国政治学者发现,上世纪90年代开始,美国政坛的党派对立开始加剧,党争和互曝丑闻明显增多,政治“极化”不断加剧再加上技术条件允许媒体全天候报道,过去20年里,两党、乃至“政治”在媒体上呈现的形象每况愈下   以上种种都加剧了年轻人的“政治冷漠症”皮尤中心的调查显示,有一半美国年轻人认为自己既不是民主党人,也不是共和党人,这一比例是25年来的新高   散发着“负能量”的美国政坛将青少年吓跑了,“政治厌恶症”又让他们对政治知之甚少两重因素综合作用,让美国未来一代对政治避之不及针对美国政治当前存在的党派纷争、政府决策失灵、金钱政治等公众担心的问题,福克斯告诉本报记者,这些都是“结构性”难题,目前来看,